やまとのかみ やすさだ

叛逆3

ooc慎入
  他暗暗的吃了一惊,却也不动声色,让佣人将哥哥送回房间后,他翻身起床,将房间里的佣人驱散之后,拿起了桌子上的镜子仔细的看了看脖子上的纹身。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这是什么魔法,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在魔法课上睡觉,他有些头大,晃了晃脑袋,打算回来问问父亲,他撇了一眼床上,突然发现西蒙的围巾竟然没有带走。
  他想了想,现在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他脖子上的纹身,便拿起了围巾围了好几层 。唔,哥哥又用这种花香的洗衣服了,好难闻。他想着,但在围巾之下,掩盖着已经红了的脸。
   这一定不是我的弟弟。西蒙想着。因为今天他突然发现,他曾经极其厌恶围巾的弟弟竟然把他忘在他房间中的围巾戴上了。这简直比看到沙漠下雨还神奇。他小心翼翼的凑过去,问到:塔巴斯,你怎么突然……戴围巾了。塔巴斯一愣,道:想戴就戴了,没什么。西蒙也就不追问了,毕竟也没什么。
  中午的时候,塔巴斯找到了约翰,将约翰带到了一个有些偏 的地方,并且不让任何人进入。在约翰开口前,塔巴斯很快将围巾摘下,将纹身对着约翰问到:父亲,这是什么?约翰一愣,无奈的说:果然……还是发生了……塔巴斯,你能保证保护好哥哥吗?塔巴斯笃定道:当然。
  只可惜少年人的承诺,最终还是被自己违背了。
  在那之后,时间一天天过去,少年们也在长大,但……诅咒也悄然而至。

第一个同人图给奈布小天使了

叛逆2

ooc属于我 塔巴斯和西蒙属于米叔
下一章大概塔巴斯就要黑化了吧
也希望大家给我提一些建议

  悲伤仍然蔓延,在塔巴斯和西蒙的心中留下来不可磨灭的伤痕,但时间可以抚平一切,在时间的洗礼下,塔巴斯和西蒙也成长为两个英俊的少年。西蒙精于政治也擅长剑术,塔巴斯相对于政治更擅长使枪。在一次武术课后,塔巴斯和西蒙背对而坐,高强度的训练是这两个少年都疲惫不堪,西蒙笑着道:“塔巴斯,以后你做我的大将军吧。”“嗯,我一定会的!”少年笃定的回答。但这一约定,最终也未能实现。
  “你知道吗?今天小皇子好像在后花园把自己的被子埋了。”“呃,为么……”佣人在小声点地讨论,但还是被小皇子极好的听力捕捉到了。“不要再说了!”塔巴斯愤怒地喊到。佣人才悻悻得离开。西蒙注意到塔巴斯异常,问到:“塔巴斯,你怎么了?为什么把被子埋了。带我看看吧。”塔巴斯有些不好意思的口:“嗯,跟我来。”塔巴斯快步走着,西蒙紧跟在身后。“到了。”塔巴斯指了指一块小土堆。塔巴斯扒开土堆,露出白白的一角,使劲一拽,便整个露了出来。当展开时,只看到被子上有一块乳白色的污渍。西蒙看了看便笑了:“塔巴斯,只是因为这个?”“当然,哥哥你笑什么!”“没什么,只是恭喜你呀,塔巴斯你长大了。”“可是这……”“塔巴斯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”西蒙问到“如果是其他国家的公主或者是其他人,我们可以帮你订婚。”“没有!”说完之后便飞也似的逃走了。等他停下,坐在角落里,想着昨天的梦,便口干舌燥,他的哥哥在他的身下呻吟。多么不应该,他想,不过又是多么渴望。“心上人吗……”他说道。
  不过毕竟是少年心性,事情来的快去的也快,能使他们最快忘记往事的还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训练。刀光剑影,武器交错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,两个少年的身影交错在一起,你来,我往,打的不亦乐乎,不过训练最好的状态不是体力透支而是双方感到刚刚好。显然他们是明白的,在某一招交过后,便不再进攻,两个人放下武器,不约而同的走向训练场的边缘,席地而坐,交流着自己的不足和对方的长处与漏洞。突然,塔巴斯似乎被什么击中了脖子痛苦的捂着脖子,竟昏了过去。当塔巴斯再次醒来,他看到西蒙睡在自己的床边,他笑了笑,拿起一旁的毛毯给西蒙盖上,却不小心把西蒙碰醒了。“嗯……塔巴斯!你醒了,我还以为你怎么了,现在好点了没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。”西蒙有些紧张的问着。“没事了,不用担心。”塔巴斯说着。不经意间,他看向镜子,他一愣,他发现,他的脖子不再是空无一物,一朵妖艳的彼岸正盘踞在他的脖子上。
THE

叛逆1

  寂静的古堡中,一声啼哭似乎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古堡,女佣欣喜的的抱着充满血污的男孩,她要抱他去清理,却被心急的国王拦了下来,女佣笑着道:陛下,我先去给大皇子清理,你快去看看皇后吧。国王才拍着头,道:看我,光想着孩子了都忘记了。才向产房走去。女佣抱着大皇子,将他轻轻放入浴盆中,小孩子不熟悉环境,哭闹不止,女佣一边哄他,一边帮他清理,这时她才有时间仔细观察这个刚出生的大皇子,头发是奶白色的,短短的,绒绒的,柔软的就像是新生的兔子的皮毛一样,脸因为刚出生的缘故,整个都皱在一起,看不太清楚,唯独那双眼,蜜金色的眸子,流光溢彩。女佣将他清理完后,便用柔软温暖的绒布将大皇子包裹起来,轻轻的哄着他,把他带到国王面前,国王正倚在皇后的床边,和她讨论着孩子的名字,女佣将孩子抱给皇后,皇后笑着说:就叫他西蒙吧。国王也笑着应允。
  一天天西蒙长大了,在他3岁时,他迎来了他的弟弟,他的羁绊,塔巴斯。3岁的西蒙走路还不算很平稳,还有些摇摇晃晃,但他还是一路小跑过去,不顾周围女佣的阻拦,直直的奔向产房,却被守在门口的父王拦住了,他轻轻抱起小西蒙,笑着对他说:西蒙,你想要一个妹妹还是弟弟。 西蒙奶声奶气地说:弟弟!国王笑着揉了揉他的头,突然,一如三年前一样,他们迎来了他们新的成员。但是那个孩子出生睁眼后,他看到的第一个人,那人还没等到把小皇子抱去清理,便直直的倒下,再也没起来。从那以后,勇气国的人们便流传着小皇子是诅咒之人的传说,国王也将小皇子的眼遮上,防止再出现同样的悲剧,原本热闹的古堡也重新归为寂静。但是,即使是诅咒之人,西蒙也不甚在意,因为那是他弟弟呀!因为塔巴斯的眼睛被遮住,所以他们一起习武,一起读书,几乎整天黏在一起。
  但,这种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不久,他们的母亲,便去世了。这个噩耗传遍了整个国家,所有的人都痛心疾首,哀伤笼罩了整个国家。“母亲!醒一醒!不要离开我们!”塔巴斯撕心裂肺的哭喊着,他扒着母亲的灵柩,西蒙也异常悲哀,他抹着泪,拉着塔巴斯,做出一副坚强的样子,安慰着他,替他擦去眼泪。“塔巴斯,不要哭了,母后看了会伤心的。”他摸着他的头,强压着啜泣的声线说着。国王看到这一幕,没有说话,只是慢慢走过去,紧紧的搂着他的两个孩子。